lol齐天大圣背景故事

发布:行者阅读:68时间:1年前

悟空是一个瓦斯塔亚族的机灵鬼,用自己的力bai量、灵敏和机智迷惑对手并抢得先机。机缘巧合让他结识了一位剑客并与之成为一生的挚友,这位剑客被人称作易大师。后来,悟空就成为了古老武术门派“无极”的最后一位弟子。如今,附魔长棍傍身的悟空,目标是让艾欧尼亚免遭崩溃的命运。


在艾欧尼亚茂密的森林树冠之上,栖息着一支瓦斯塔亚群落,名叫思猕猿。顾名思义,是一种类似于猿猴的生物,智慧、谨慎、向往和平,他们选择远离地面,来到艾欧尼亚最高的树顶建立自己的社会。思猕猿认为生命便是一场在智慧之树上的攀援,因此他们相信自己死后会变成石头,回归土地,再次开始生命的攀援。


空从小就与其他的思猕猿不同,他活泼好动、热衷于玩乐。空始终都是村里的刺儿头。当战火烧到艾欧尼亚时,空被树下的声响和颜色深深吸引──战斗唤醒了他内心某种真切的东西,某种难以抗拒的呼唤。于是空离开了自己的群落,准备拥抱自己的命运。


空没有经过任何训练,仅凭生存的本能,开始在艾欧尼亚四处游荡,不断寻找挑战者,研习战斗的技艺。虽然空经常因为惹上麻烦而被打得鼻青脸肿满地找牙,但每一次打斗,他都更精进一步,更接近自己心底的呼唤。


旅途中,空遇到了一个戴着护目镜的人,坐在一片林间空地中冥想。空对他发出挑战。但那人站起来,一招就把空击倒在地,然后继续打坐冥想。空挑战过许多对手,但他从未经历过这样的战斗。


几周过去了,空每天都回到这片空地,试图击败这名武士。虽然他的力量和速度都胜过这个戴护目镜的人,但每一招都被反制打压。


最后,空决定做一件这辈子从未尝试过的事:低头。他跪在了那名武士面前,谦卑地请求赐教。那名剑客一字一顿地问空:你为何而战?


空突然意识到自己从来都没想过这个问题。他原本可以留在自己和平安定的族群中,但心中的某种东西让他选择了另一种生活。空对这个老人问了同样的问题,而他只是回答说自己已经不再战斗了。接下来的几天里,空与这位剑客一起坐在空地中,思考这个问题的答案。


这个人看到了空的转变以及无言的决心。他报上了自己的名号,易大师,也同意了向空传授克己、耐心、和战斗的真谛,易将这一套武术之道称为“无极”。在易的教导下,空的技巧和精准与日俱增,原本的鲁莽和冲动被转化为夺命的迅猛和出其不意的招式。


在修行之中,二人互相产生了深厚的敬意,不过空却能感到易的心中怀着深深的忧伤,无论空使出多么令人捧腹的恶作剧,都无法让易有过一丝一毫的轻松。


更重要的是,他依然没法回答易最初的问题。或许,如果他能知道易曾经的战斗的意义,他就能找到自己的意义。于是空向易提出了一个提议,二人展开一场友好的切磋。如果空获胜,易就必须告诉他自己为何而战。如果易获胜,空在一年之内就不会再提此事。


易欣然接受了。


空把易引出了林间空地,诱进了一片烟雾罂粟花田,每一次易发动迅猛攻袭,空都会消失在一片粉雾中,因为这里的罂粟稍有搅动就会炸开。在一片迷惑之中,易再次出招,但他所看到的空,其实是一个稻草扎成的诱饵。空趁此机会一击命中太阳穴,击倒了易。


空的聪慧让易欣慰地笑了。但他的笑容旋即消失,因为他开始讲起自己为何放弃了战斗。易曾经是艾欧尼亚防卫军抵抗诺克萨斯入侵时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易和自己的弟子们在战场上所向披靡,令诺克萨斯节节败退,最后动用了炼金武器。


数百条性命葬送在祖安科学家的炼金轰炸之中,而易将他们的死归咎于自己。他不再清楚自己为何而战,所以将自己放逐到这片林间空地,在冥想中苦思。


空的族群选择远离世界的纷争,但这种做法其实相当于抛弃了弱者,让他们独自面临威胁。空肃然起敬,无论结果如何,易都曾为保护他人而战。空意识到自己也希望能够保护他人。


在空的目光中,易看到自己一直都在逃避的事实:虽然他不愿意承认,但他永远都是一名武士,而他的人民需要他的帮助。


充满感激的易将一根附有魔法的长棍赠给了空,这根长棍由传奇的工匠多兰打造,只有无极之道最杰出的弟子才有资格接受这一荣誉的象征。从那天开始,空有了新的名字,悟空。


易和悟空为了追寻战斗的意义,走进了艾欧尼亚的莽莽荒野,结伴云游。




扩展资料:


齐天大圣短篇故事:快而糙


快而糙,还是慢而精?


易总是问我这个问题。其实并不能说是问题。因为没有讨论的余地。基本没有。你可以随性而为、随机应变、随心所欲,或者也可以按照易的方式。正确的方式。慢。小忍。大谋。他总是满脸沉重,就像是踩了屎。他的确踩过。是我灌进他靴子里的,本想开个玩笑。


可他没笑。


(我是笑了,所以这个玩笑还算成功。)


话说回来,其实真正让人气愤的地方在于:他往往说得都对。在我们一同修行的这些年间,我赢过他的次数能有……十二次?他完胜我大概有好几百次。每一次,我都输得灰头土脸。我知道我输在不够沉稳。总是在没有十足把握的时候就出手,或者是自以为抓住了破绽结果正中他下怀。


我可不是在谦虚。我很厉害。相当厉害。但是易,虽然不懂幽默,却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人。他也并不慢。他很快。没见过比他更快的。这么说吧:他的剑一出鞘,眼前一花,三个人就倒在地上血流不停。就那么快。


所以每当他告诉我“慢而精”好过“快而糙”的时候,我通常都会试着去理解。


重点是“试着”。


还有“通常”。


我们当时正在一人多高的蘑菇丛林中游荡,突然听到一声喊叫。


我的精彩笑话正讲到最后,眼看就要抖包袱了,易堵住了我的嘴,还把我拖进了蓟花草丛里藏了起来


来者六人。五名武夫绑着一个年迈的农民,老人满脸焦虑。


我见此情形不由分说,要让他们统统吃我一棒,锄强扶弱,但易却拉住了我。他指指自己的嘴巴,又指指眼睛。静观其变。运筹谋划。快而糙,还是慢而精?


我叹了口气,开始用仔细打量起这群人。


武夫们衣衫褴褛,弓腰屈膝,神情紧张。似乎他们更注重保养自己的刀剑而不是自己。他们一边行进一边扫视四周,提防埋伏。一个人往农夫的嘴里塞了一块破布,可能是为了不让他再那样喊叫。虽然他们外表脏乱不堪,但我敢说他们绝不是一群粗野的山贼。


十有八九,他们是纳沃利兄弟会。这是一群在诺克萨斯人打来时建立的游击队,虽然战争已经结束,但他们却没有放下武器。一些纳沃利成员为自由而战,一些是因为自己只懂打仗,还有一些,比如这几位,可能只是借用兄弟会的名号打家劫舍,欺凌弱小。


老农突然摔倒在地。肯定是故意的,太明显了。这几名武夫显然也看得出来。


为首的人停了下来看着老人。“你已经露馅了,”他说。“你虽然老,但还没老到这地步。每走几百步就倒一次,是想拖时间吧?你再好好想想,有用吗?这招太老套了。比你还老。”


他蹲了下来,视线与老人平齐。


“还说自己家里有一箱贵重的宝石,真有么?”


老人瞪大眼睛盯着纳沃利武夫,眼中的恐惧逐渐变成了绝望。


他摇了摇头。


“可惜了。”那个纳沃利武夫摆出一脸和蔼的微笑。就是那种,笑里藏刀的笑法。


“我必须现在救他。”我对易悄声说。


易用力对我摇头,同时又小心地不让自己的护目镜发出响声。我不用问就知道,他八成是想分出一人绕到路对面,包夹对手。或者是什么同样机智但却费时的计策。慢而精。


易最大的问题,除了不懂我的幽默感、护目镜像是一只大虫子头以外,就是他过去几年待在花田里的时间太久了。他的耐心是无限的。他觉得所有事情都可以精心策划,破局解围。


易没有见过纳沃利兄弟会。


我曾经戏弄过几个纳沃利。其中有一个人差点把我的耳朵割下来。他们很难缠,脾气大,拳头也大。


易依然坚持稳妥行事。我们还是要按照他的计划来。我对他点了点头,然后对着纳沃利身后的小路点了点头。你去包抄。我等你的信号。


易慢慢撤出草丛,然后蹿向路对面,速度飞快,即便是从他们面前跑过他们也看不见。经典的埋伏策略:他负责吸引他们,当他们转过身以后,我就从他们背后偷袭。


就在这时,那个纳沃利已经从自己的右手衣兜里掏出了一把刀。非常小巧的刀,只适合用来给水果削皮。或者用来割开一位老农民的喉咙。


我看不见小路对面易的位置,但我知道他一定没看见这把小刀。他不知道情况有多危急。


他们马上就要杀掉这位老人了,他们可不管易的稳妥策略。再慢下去就来不及了。


多亏,我还留了一手:我非常,非常,非常能打。


为首的纳沃利抓住老人的头皮,将小刀横在他脖子前。我跳出草丛,手中的长棍高高举起,猛力一挥,打落了他手中的小刀。然后就到了我最喜欢的环节。


每次我突然袭击,人们通常都会有两三秒的时间愣在原地,想要弄清我是何方神圣。因为大多数人从未见过瓦斯塔亚,更别提思猕猿了。他们呆若木鸡地站在那里,还没弄清楚情况,就被我先发制人。


我用膝盖撞向为首的纳沃利,牙齿碎裂的声音尖锐刺耳,即使是我,听了也要颤一下。


“别出来,易!”我对他正在埋伏的草丛大喊。“我能搞定。”


突然一把匕首刺中了我的肩膀。


显然,其中一个纳沃利混蛋在胸前的皮带里准备了飞刀,我刚才没注意到。我尽量不去想象此时此刻易脸上得意洋洋的笑。


“依然搞的定吗?”他从草丛里向我大喊。估计是想等到我被打掉了牙吞进肚子里,然后再跳出来救我一命,然后再训上一通,我不是让你慢点了么?


“定!”我一边喊一边往地上摔了一把烟雾罂粟。(我常会在身上带着的东西。不仅在打架时很好用,无聊的时候还能激惹易。)


然后我将剩余的武夫打得落花流水。这里就不多说了─


─等一下,我还是说吧,因为打得太精彩了。


我紧握长棍,远端前支,随后旋转腾挪,棍端略微上翘避,免误伤趴倒在地的老人。木棍每一次击中头颅,手臂上都会传来一阵颤栗。我躲避戳刺,格挡挥砍,最多只是被人用拳头打到脸,顶多也就两次。


等到烟雾散去,场上只剩下了我一个站着的了。呃,我把老人扶起来以后就是两个。


易从草丛里走了出来,长叹一声。


“噢你又来了,”我说。“你叹什么气啊?我已经救下了这个糟老头了──”


“──嗯?!”那位老人说。


“我的肩膀也只需要几天就能愈合。呜,”我一边说,一边摸了一下伤口。“这一回哪里又让你不满意了?”


易给老人松了绑。“我没有不满意,”他说。“我很恼火。”


“咋?”


“因为我不喜欢承认我错了。你浮躁、鲁莽,但你确实做对了。”


我笑了。


“快而糙。”


他拍了拍我没受伤的肩膀。


“快而糙。”他说。


孙悟空手办_齐天大圣手办_齐天大圣摆件_斗战胜佛摆件_cf齐天大圣 http://www.sunwukongshouban.com/post/91.html 转载需授权!

上一篇:孙悟空的形象

下一篇:孙悟空性格特点

网友评论

客服微信:Mei170730点击复制并跳转微信